終極CGFinal · 打造精彩的設計網站
當前位置: 主頁 > CG業界 > 《連線》專訪奧巴馬:神經網絡、自動駕駛和世界的未來成千盈百

《連線》專訪奧巴馬:神經網絡、自動駕駛和世界的未來成千盈百

發布時間:2016-10-14 12:05內容來源:終極CGFinal 點擊:

《連線》專訪奧巴馬:神經網絡、自動駕駛和世界的未來

【AI世代編者按】很難想象,未來50年中還有別的技術比人工智能對人類世界的影響更大。目前,機器學習技術正幫助我們的計算機自學各種技能,因此各種突破指日可待,無論是醫療診斷,還是自動駕駛汽車。與此同時,人們也產生了越來越大的擔憂。

誰將控制科技?

技術是否將搶走我們的工作?

人工智能危險嗎?

美國總統奧巴馬很愿意回答這些問題。近期,奧巴馬和麻省理工學院媒體實驗室主任伊藤穰一在白宮接受了《連線》雜志的專訪,他們談到了關于人工智能的希望、熱潮和擔憂。AI世代(微信號:tencentAI)對此進行了翻譯整理。

《連線》專訪奧巴馬:神經網絡、自動駕駛和世界的未來

以下為專訪全文:

《連線》:最近怎么樣,總統先生?

奧巴馬:很忙,很有建設性。你知道,許多地方發生了國際危機。

《連線》:我希望對話能圍繞人工智能。人工智能正在從科幻小說變成現實,改變我們的生活。你是何時知道,真正的人工智能時代已經降臨?

奧巴馬:我的觀察是,人工智能正在以各種方式滲透至人們的生活,但我們尚未察覺。部分原因在于,流行文化對人工智能的描繪存在偏見!哆B線》的讀者可能已經知道,通用人工智能和專用人工智能之間存在差別。在科幻小說中,你看到的是通用人工智能。計算機比人類更聰明,而結論是人類變得越來越沒用。隨后,人工智能給我們灌輸“毒品”,讓我們在愉快中變得肥胖,或者我們將會陷入《黑客帝國》的世界。

根據高級科學顧問與我的對話,我們距離這樣的現實還很遙遠。思考這樣的場景很有價值,這讓我們想象力發散,促使我們思考選擇和自由意志等問題,最終帶來圍繞專用人工智能的重要應用。我們已在生活的各個領域看到了專用人工智能,例如醫藥、交通,以及電力傳輸。這創造了更高效的經濟。如果妥善應用,專用人工智能可以帶來繁榮和機會。不過從導致就業機會減少來看,專用人工智能也存在不利的方面,而我們需要對此進行研究。這可能導致不平等,影響工資水平。

伊藤穰一:這也讓我們麻省理工學院的學生們感到失望。然而我擔心的問題之一在于,這一領域將被年輕的孩子,尤其是白人孩子們所主導。他們將圍繞人工智能開發核心的計算技術。相對于與人交談,與計算機的對話讓他們更舒適。他們中許多人認為,如果能開發出類似科幻小說中的通用人工智能,我們將不必擔心政治和社會等許多復雜問題。他們認為,機器將為我們指明所有一切。

奧巴馬:是的。

伊藤穰一:然而他們低估了困難,我認為,今年人工智能將不再僅僅是計算機問題。所有人都需要理解人工智能的行為方式,這很重要。在媒體實驗室,我們采用術語擴展智能(擴展智能意為通過機器學習技術去強化人類智能)。因為問題在于,我們要如何給人工智能帶來社會價值?

奧巴馬:在我們剛剛的午餐過程中,伊藤穰一用無人駕駛汽車來舉例。技術已經在這里。我們的機器可以做出許多快速決策,大幅減少交通事故,提高交通路網的效率,協助解決導致全球變暖的碳排放等問題。然而,伊藤穰一提出了非常重要的一點,即我們可以給汽車加入什么價值?你可以做許多選擇,而最典型的問題是:當自動駕駛時,車輛可以轉向避免撞到行人,但汽車將會因此撞墻導致你自己的傷亡。這是個道德問題,而誰可以來制定這些規則?

伊藤穰一:在我們研究這一“搭車問題”時,我們發現許多人都更傾向于犧牲司機和乘客,確保更多人的安全。不過他們也表示,不會購買無人駕駛汽車。(笑)

《連線》專訪奧巴馬:神經網絡、自動駕駛和世界的未來

《連線》:在我們探討人工智能的道德問題時,政府將扮演什么角色?

奧巴馬:我的看法是,在人工智能的早期發展階段,監管框架應當支持百花齊放。政府應當施加相對較少的監管,更多地投資于科研,確;A研究和應用研究之間的轉化。隨著技術的興起和成熟,隨后我們要考慮如何將其納入現有監管框架中。這是個更難的問題,而政府需要更多參與。我們并不總是要讓新技術去適應現存監管框架,而是確保監管符合更廣泛的價值。否則我們可能會發現,某些人群將因此處于不利地位。

伊藤穰一:不知道你是否聽過神經多元化運動?屏_拉多州立大學教授坦佩爾·格拉。═emple Grandin)認為,如果莫扎特、愛因斯坦和特斯拉仍然健在,那么都會被認為是自閉癥患者。

奧巴馬:他們可能屬于自閉癥譜系人群。

伊藤穰一:是的。如果我們消除自閉癥,讓所有人的精神都保持正常,我可以打賭,麻省理工學院的許多孩子們將不會是現在這樣。無論我們討論的是自閉癥還是更廣泛的多元化,問題之一都在于,我們何時才允許市場來做出決定。即使你可能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成為愛因斯坦,但簡單地表態“我想要個普通孩子”,這也無法創造最大化的社會價值。

奧巴馬:這是我們與人工智能打交道時面臨的更大的問題。人類的一大特點就是會有奇思妙想。有時,一些突變或異常反而能創造出藝術和新發明。我們必須假定,如果系統是完美的,那么就是靜態的。然而讓人類發展到目前狀態,確保人類生存的重要一部分在于,我們是動態的,我們常常干出乎意料的事。我們需要思考的挑戰之一在于,何時何地讓事情嚴格按照預想中發展才合適?

《連線》:關于將擴展智能用于政府、民營行業和學術界,研究中心在哪,或者說是否有這樣的中心?

伊藤穰一:我認為,麻省理工學院可能會說,應該是在麻省理工。(笑)以往,這通常是一群學術界人士,并獲得了政府的協助。然而目前,大部分投資達到10億美元的實驗室都屬于企業。

奧巴馬:我們認識向人工智能投資的人士。如果你接觸拉里·佩奇(Larry Page)或其他這些人,他們一般的態度是,“在我們尋求獨角獸的過程中,最不想看到的是一系列官僚主義導致進度放慢”。這樣的想法可以理解。

然而我們看到的問題的一部分是,社會對基礎研究的投入正在減少。我們共同行動的信心正在消失,這部分是由于我們的思想和言論。
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新浪斗地主官网 2020年六合开奖日期表 捕鱼游戏网络版 股票中权重是什么意 宜昌血流麻将1元微信群 吉祥棋牌安卓手机版? 2020年零九期开奖日期 下周股市大盘分析 体彩幸运赛车走势图 王者捕鱼官方 免费打麻将游戏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