終極CGFinal · 打造精彩的設計網站
當前位置: 主頁 > 建筑環藝 > 讓#8226;努維爾 用建筑征服世界的法國人毫不猶豫

讓#8226;努維爾 用建筑征服世界的法國人毫不猶豫

發布時間:2016-09-13 16:58內容來源:終極CGFinal 點擊:

世界級建筑大師讓·努維爾受“結構主義”影響,天性好冒險,無固定風格,反對千人一面的克隆建筑;他出產頗豐,建筑作品橫跨5大洲,項目多達224 個。

讓#8226;努維爾 用建筑征服世界的法國人毫不猶豫

讓·努維爾:用建筑征服世界的法國人

和法國總統薩科奇一樣,世界級建筑大師讓·努維爾屬于法國嬰兒潮一代人,并成為建筑界的當權派。他表示,20 世紀和21 世紀剛剛過去的這十年的悲劇在于,我們割裂了自己與地理環境和歷史之間的聯系。世界上很多地方的城市,都是一個樣子,像是被克隆出來的,充滿了沒有靈魂、沒有言語的建筑。

2012 年,薩迪亞特島,這塊位于阿聯酋首都阿布扎比27 平方公里的小島將出現一個新興的文化區。其中,讓·努維爾的盧浮宮衛星館、扎哈·哈迪德的藝術表演中心、弗蘭克·蓋里的古根海姆博物館、安騰忠雄的海事博物館將逐一亮相,四位世界級建筑大師的作品在此比鄰而居。

讓#8226;努維爾 用建筑征服世界的法國人毫不猶豫

讓·努維爾:用建筑征服世界的法國人

一個直徑182 米的巨大金屬穹頂,使得讓·努維爾的設計尤為特別;穹頂與所在島嶼的形狀相呼應,努維爾稱之為“半島上撐起的遮陽傘”,而更多人把它形容為來自外星的UFO;中東地區熾烈的陽光,透過穹頂的鏤空,照射到全白的阿拉伯式建筑上;努維爾又用水在地面上形成反射的鏡面,微風吹來,波光粼粼,形成星辰般燦爛的光影效果。這一建筑得到了阿拉伯人的贊賞,讓·努維爾甚至登上了阿聯酋一家新聞周刊的封面,封面上,他與阿聯酋酋長面對面,凝視著博物館的模型。

阿拉伯世界只是讓·努維爾建筑王國中一角;歐洲、美國才是這位64 歲的法國建筑師,2008 年的普立茲克建筑獎得主最主要的陣營。

普立茲克獎評委會在授獎時曾這樣評價他:“過去的三十年間,讓·努維爾已將建筑的理論和實踐推向了一個新的高度,他把好奇、敏銳的冒險態度帶入每個項目中,使現代建筑領域不僅有了更多的成功案例,還極大擴展了現代建筑的語匯。”

建筑成為讓·努維爾征服世界的獨特方式。作為第二位獲得普立茲克獎的法國人,努維爾每年大部分時間都不在法國,而是轉戰于世界各地的項目現場。從1973 年至今,努維爾的建筑生涯已近四十年,足跡橫跨五大洲,建筑規劃項目多達224 個,其中78 個已經建成。這樣高的產量和中標率在建筑大師之間也屬罕見。

“時代造就了我”

“他很不固定,不斷嘗試,雖然不是每次都可行。這樣做的結果導致他的作品中既有非凡的杰作,也有實驗性的和不那么符合美學的作品。但是每一次,讓都愿意投身其中,去做新的嘗試。這真是了不起的品質。”建筑大師弗蘭克·蓋里曾這樣評價好友努維爾。

1987 年,阿拉伯世界文化中心正式開放。這成為努維爾最成功的處女秀。這座楔形建筑位于傳統居民區——圣日爾曼區,過去為巴黎貴族居住區,現在仍保留著上百年的公館,大多數變為外國使館和政府機關。阿拉伯世界文化中心沿塞納河而建,鄰近巴黎圣母院,一面臨街,建筑的兩面墻呈現出非常不同的風貌。沿河的北面墻壁,他使用了一種新的玻璃材料,讓其與圣母院的風格完美融合,還畫出了了天際線。而臨街的南面墻壁,他用一種全新的技術模仿了阿拉伯建筑中特有的挑窗臺。努維爾說:“這個建筑的目的就是談論阿拉伯文化,阿拉伯建筑的核心就是光線和幾何形狀。”多陰雨天氣的法國無法與阿拉伯的日照條件媲美,所以努維爾想到,使用保溫玻璃,并使用一種可以調節的幾何形狀來控制光照和氣溫。

“我做的是修改,而不是割裂。” 努維爾再次強調了自己的建筑理念。

讓#8226;努維爾 用建筑征服世界的法國人毫不猶豫

讓·努維爾:用建筑征服世界的法國人

沒能如愿成為藝術家的努維爾,在電影中找到了更多的共鳴。努維爾喜歡用電影來闡釋自己的設計理念,在向人解釋自己的作品時,他也愛用電影做比喻,“建筑的存在就像電影,是以實踐和運動來衡量的。一個人思考、構想和閱讀一個建筑物時,是以一連串連續的形式來進行的……建筑不只是形狀、線條的組合,這在過去也許可行,但是今天,建筑意味著更多。”對他來說,建筑設計從開始構思到施工完成的過程,與一部電影的形成并無二致,而他自己就是掌鏡的導演。

2006 年完工的美國明尼阿波利斯市的古瑟里劇院,是努維爾在美國的第一個項目。明尼阿波利斯是一座于19 世紀發展起來的工業城市,毗鄰密西西比河,并依靠水利發展起龐大的面粉加工業。如今,工廠、倉庫、水閘、磨坊成為這座城市的標志。

古瑟里劇院的周圍很空曠,有一座橋、一條河、一個瀑布和一家工廠。努維爾沒有錯過利用這些景觀,他用黑色長方體和圓柱體構架了建筑的主要結構,在一片白色的廠房中一下子凸顯出來。一座“無盡的橋”從建筑的二樓平行延伸出來,橫跨劇院門前的公路,橋的盡頭是一整塊玻璃,如同一個永遠的取景框,將密西西比河上的石頭橋、旁邊的圣安東尼瀑布和巨型廠房凝成一幅安靜的畫面。

讓#8226;努維爾 用建筑征服世界的法國人毫不猶豫

讓·努維爾:用建筑征服世界的法國人

“愚蠢的建筑遲早會被廢棄”

努維爾常被人指責作品不夠考慮實際,浪費資源,維護費用高昂。努維爾認為,可持續性發展問題人人都在談,但這件事不用多談,只是需要行動。“在做建筑設計時,你不僅要考慮建筑成本,還要計算維護成本和運營成本,我們要把近二十年的預算都計算進去,然后選擇最便宜的那個。所以這是理論和現實的差距,理論人人都同意,但現實是另外一回事。因為你得投入更多錢。但當你問人要錢時,人人都說不。對我來說,可持續性的建筑不僅僅是關于材料、結構,而是一種概念,建造可以長久留存下去的建筑,因為愚蠢的建筑遲早會被廢棄。”

“我總是在設計不同的建筑,從不使用相似的語匯,”努維爾說,“但我的設計態度從未改變,我關心的價值從未改變,建筑是時代的縮影,這是我對建筑的定義。”

讓#8226;努維爾 用建筑征服世界的法國人毫不猶豫

讓·努維爾:用建筑征服世界的法國人

讓#8226;努維爾 用建筑征服世界的法國人毫不猶豫

讓·努維爾:用建筑征服世界的法國人
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新浪斗地主官网 五分彩技巧 22选5开奖号码今天 青海十一选五最新开奖历史 捕鱼王2真的可以赚钱吗 哈灵上海本地麻将官网 贵州省快3开奖结果 炒股票新手入门如何开户 广西快3走势 刘伯温全年资料大全 asg游戏理财平台